【世界盃】「15年前我們在酒店洗廁所」 溫布萊球場旁史達寧築足球夢

馬菲爾 @ UPower

球迷或者對史達寧呢位英格蘭「十號仔」印象一般,佢既成長經歷又係點樣一回事?

曼城翼鋒史達寧,在今屆世界盃決賽周披上英格蘭代表隊十號球衣,那是靴斯、麥達莫、連尼加、奧雲、朗尼等著名球員在「三獅軍團」用過的號碼。15年前,當時只有8歲的史達寧是在酒店與母親、姐姐一起洗廁所,努力只為未來有更好的生活,他的家曾經在溫布萊球場附近,他見證著英格蘭足壇殿堂重建、堅信自己總有一日可以在場內獻技。史達寧為網上平台球員看台以第一身角度寫下了自己的故事,以下為內容節錄。

「我能信任你嗎?我能否告訴你關於我的故事,而你又真正肯聆聽?如果你看過一些報章報道,可能已自覺認識我、知道我的故事與及我在乎的事。但你真正了解我嗎?」

AP圖片

「當我只有兩歲時,我的父親被人謀殺了,這事改變了我往後的人生。不久之後,母親決定離開我和姐姐,由牙買加到英格蘭去完成學位,以給我們更好的生活。有好幾年我與姐姐都在京士頓與祖母居住,我只能看著其他小孩與媽媽在一起,我真的感到妒忌,起初我無法理解母親的做法,我只知她捨下我們而去。我的祖母是個很好的人,但在孩提時代誰也想與母親一起。」

「感謝上帝,我還有足球這個伴。我記得當下雨的時候,小孩子們都會跑到外面去,在水窪踢足球,踢得水花四濺,這是最快樂的時光。當我想起牙買加時,腦海都會閃過這畫面。下雨時,大家都是這樣跑出去享受,而另一件我記得的事,就是我經常求祖母給錢買果仁味雪糕。」

史達寧(右)與昔日英格蘭十號仔連尼加 史達寧Instagram圖片

「那時我還未意識到,母親也在以她的方式掙扎求存,她只想給我和姐姐更好的生活。五歲那年,我們搬去倫敦和她一起生活。那段時間很難捱,因為文化差異太大,我們又沒太多錢。母親總是努力滿足我們的基本需要,但那當然不是很富足的生活。」

「為了交學費,母親在好幾間酒店當清潔工人賺錢,我永遠忘不了早上五點起床、上學前幫她在酒店清潔廁所的生活。我經常和姐姐爭執,比如:不!不﹗這次該輪到你掃廁所了,輪到我鋪床單。而我們唯一的好處是,母親會讓我們從自動販賣機隨便選一樣貨品,每次我完成工作都跑去那裡。」

「因為我讀小學時太頑皮,差點讓我母親瘋掉了,當然我不是很壞,只是不聽話而已。我不想乖乖坐下聽老師講書,我望著時鐘發呆,想快點下課、吃點食物就跑出去玩,在泥地裏瘋狂跑,當自己是朗拿甸奴。」

AP圖片

「說起來,真正改變我人生的應該是遇到艾靈頓的時候,他經常陪伴、教導鄰里中那些沒有父親的孩子。在周末,他會帶著我們在倫敦四處走走,了解不同的生活,有時會打桌球消磨時間。有一天,他坐下來問我:拉希姆,你有嗜好嗎?」

「我說:我喜歡踢足球。他說:我有支球隊,大家周末會一起踢比賽。你來和我們一起踢怎樣?」

網絡影片截圖

「那一刻改變了我的人生。自此,我的生活就是足球、足球、足球,我如同著迷一樣。大約10歲、11歲的時候,一些倫敦豪門的球探留意到我,富咸和阿仙奴都我加入。像阿仙奴這種球隊要你,你當然想去了。所以我跑去告訴同伴:我要去阿仙奴了!
但是,我媽很清楚這個世界是怎樣一回事,她對我說:聽著,我愛你,但我覺得你不該去阿仙奴。如果你去那裡,可能會有50個和你一樣出色的球員,你只是其中一人而已,你應該去一個能踢出頭的地方。」

史達寧在昆士柏流浪 網絡影片截圖

「我被說服了,去了昆士柏流浪,這應該是我人生中最好的決定,我在那裡未被忽視。因為母親不想我一個人去練習,而她又要工作,所以都是姐姐陪我去訓練。每次我們都要坐三程車,下午3時15分出發,練習後回到家已是晚上11時。姐姐坐在樓梯上喝著一小杯咖啡,等我訓練結束一起回家。一個17歲的女孩能為弟弟付出這麽多,從沒說過一次我不再做了。那時候,我沒意識到她為我犧牲了多少,是她和媽媽幫我走到今天,家人在我的生命中佔很大部分,沒有她們,你們不會認識我。」

「我是在夢想的籠罩下長大的。溫布萊球場就在我家旁邊,我見證著它從無到有。我出門看到那巨大的頂穹,高得像一座山。我在家旁邊的草地上踢波,每次入波後慶祝,溫布萊的頂穹就在我頭上,我感到自己像置身球場內。我當時想:我可以在溫布萊比賽,我做得到。」

史達寧效力利物浦時 Getty圖片

「轉折點是我15歲時。當時利物浦想簽我,但是那裡離我家有三小時車程。那時候我住的地方治安不好,利物浦給我改變的機會,可以專心於足球。我那時想:OK,就是現在了。母親、姐姐犧牲了自己的生活,為的是讓我可走到這地步,好了,走吧。」

「球會讓我寄宿在一對老夫妻的家,他們已70多歲了,待我如親孫子一樣。每天早上起床,他們都準備好早餐給我,他們家的後院還有個漂亮的花園,那些花朵、樹木,讓我感到處於另一個世界。這大概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光。我的任務就是爭取一份合約,這樣母親和姐姐就不再受苦了。我給母親買房子的那天,應是我最快樂的時候。小時候,有好幾次我訓練後坐車回家,母親就通知我新的地址。她寫道:我們現在搬到這裡了。」

AP圖片

「大概有兩年吧,我們不斷搬家,因為付不起租金。現在我才明白,媽媽當時一定過得很艱難。有些話說出來會讓我難受,但我還是要說,有些媒體先入為主地說我喜歡穿得閃亮、喜歡鑽石,喜歡炫富,我不知道他們為何會這樣說。特別是我買屋給母親,竟然也要被人抹黑。幾年前,這些事真的會影響我,我會問媽媽:他們為甚麼要針對我?但是現在,只要家人不受到影響,人家說甚麼我已沒所謂。」

Facebook Convers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