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名港人兩日連征珠峰洛子峰 張志輝為登頂毅然辭工專心訓練

@ UPower

攀過珠峰、洛子峰,剩低嘅會係咩呢?對張志輝嚟講,爬山係一個信念,達成呢個成就,並唔係啲咩值得飄飄然嘅大事,而係懂得享受過程先重要。

攀登「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峰絕對是每位攀山者的終極目標,然而比起登珠峰,上月有一港人完成了更艱鉅的任務,便是在登珠峰後再登洛子峰,連續兩日闖海拔逾8500米的兩個山峰,而達成此舉的是「2019珠穆朗瑪中國香港攀山隊」副隊長張志輝。為了參與此行訓練,他將正職辭去,但他追求的不是征服所帶來的成就感,而是要把爬山作為生活方式般實踐出來。

張志輝(本網記者攝)

攀山隊於5月22日成功登上珠峰山頂,當中包括隊長盧澤琛、張志輝及隊員黎樂基三人。登頂後三人回到四號營地,張志輝留下來等待再出發,另外兩人則回去二號營地。張志輝於凱旋記者會曾談到成功登上洛子峰頂感意外,不過他指自己早有準備:「每次爬山時都要登山證,不是爬完珠峰後很想去洛子峰便能去。」整個攀珠峰計劃在兩年前開始籌備,他指自己是在順利入選後才開始去想連登兩峰這件事。

盧澤琛、張志輝、黎樂基、曾志成(圖左至右)(本網記者攝)

單是攀上珠峰已很困難,張志輝更要連攻兩峰,他指自己做足功課後,看看有沒有前人曾成功挑戰,再了解自己身體狀況後,便在半年前下此決定。本身是健身教練、爬山教練、攀石教練的他,坦言對自己體能狀況並不擔心,而為連登兩峰之前作的訓練,便有在今年一月登過「南美最高峰」、阿根廷的阿空加瓜峰,海拔為6961米。

官方提供圖片

憶述登珠峰後回到四號營地準備的情況,張志輝表示當時自己的狀態還可以,並不太疲累,他又持續評估自己在營地休息的時間夠不夠,讓他能回復體力再登洛子峰,期間他一直與領導的雪巴人商量,看看明天的天氣狀況能否讓他們再攻洛子峰。去到凌晨3時40分起床,兩人再度商量情況如何,了解自己的身體能否堅持下去,同時又會跟雪巴人定下協議,若雪巴人覺得他的體力不夠,便走回頭路。

官方提供圖片

當然,從結果便能得知兩人有起行,比起珠峰,張志輝指洛子峰的路更難行,但全因珠峰容易出現塞車情況,故兩者各有難處。攻上洛子峰當日,他表示路況理想:「整條路看到大概十多個人,道路很暢通,可跟著自己速度完成。」不過這不表示如香港的山峰一樣,他指洛子峰的路況較斜,從相片可看到有時需要梯子等工具攀山。

官方提供圖片

最後張子輝成功攻頂,對他來說最深刻的不是路況有多困難,反而是爬山人士較少,讓他有更多時間觀賞景色:「又可以回望整個珠峰景色。」就這樣他成為首個兩日連登「雙峰」的港人,然而對於這個成就,他是回到基地營才得知的,對此他並無大量興奮感受,因為這是他攀山之路的一個過程:「你問我,我並沒有飄飄然。爬山是生活方式,沒有追求甚麼,不是追求紀錄。」

官方提供圖片

「珠峰」兩字既遠且近,近的是每年到適合攻頂的時節,便會經常頂到兩字,甚至乎有電視節目播放攻頂之路,而遠的卻是其難度之高,並不是每個追求爬山的人能達到。回想起初次爬山,張志輝是在15歲之齡開始對行山有興趣:「第一次行山,沒有甚麼原因,小時候讀書不理想,這世界經常談讀書與數字,一個人成長過程不只是數字及讀書好不好,有另外的發展,更能令人全面點。」

官方提供圖片

至於「珠峰」兩字,張志峰由爬山第一天已經知道,不過這只是個夢想,不是體力之緣故,而是金錢所致:「剛剛聽到數字,要50多萬(才能足以登頂),不是每個人承受到,這件事便放在心裡,但想去嘗試一下,看看會不會有機會。」時間一跳便來到兩年前,張志輝發現「2019珠穆朗瑪中國香港攀山隊」的選拔,他毅然參加計劃,更成功入選,一圓當年的夢想。

官方提供圖片

張志輝不是年輕時的自己,但是攻頂的初心未曾改變:「只是突然間有機會,我的理念是每個人有機會時,盡量去把握,最初我沒有大信心能進隊,但不打緊,我不試的話連這個機會也沒有,我便去試。過程中解決不同困難,贊助有困難,體能我則是一直有訓練的。」為了實踐理念,他更因要進行為期一年半的習訓,而毅然辭去正職:「要參加四次訓練,每次是一個星期到三個星期,一份正常工作沒可能達成,所以辭了職。」

官方提供圖片

攻過珠峰與洛子峰,那張志輝的下個目標呢?未來他的目標不在爬山,而會希望嘗試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優勝美地的酋長岩:「全世界其中一幅300米的垂直牆,正在計劃當中,要找拍檔。」另外他又指自己會繼續教練工作:「自己都期望開班,帶人體驗海外的行山及攀山活動。」或許他希望繼續在教班的過程中,傳授過程比起結果更為重要的理念:「重要的是去嘗試。」

本網記者攝
 

Facebook Convers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