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光教練方怡德愛與教鞭齊驅 育成港九學界最強女佩團隊

今年港島及九龍區中學校際劍擊比賽,女子佩劍決賽戲碼與去年相同,不過結果迴異,由香港真光書院擊敗強敵拔萃女書院。女拔屬傳統勁旅,而真光近年冒起,更連續兩年在決賽與女拔碰頭,成績攀升異常快,究背藏著甚麼原因呢?一切都要由今屆的學界比賽講起。

左起:何慧芯、梁洛文、教練方怡德、黃沅蕎、歐陽耀敏(本網記者攝)

「完成了比賽一刻很開心,因為終於可以贏女拔,她們較強及資源較多。比數最後拉得很緊,我很緊張很緊張,想著一定要完成比賽不能有遺憾。」女佩隊長梁洛文賽後激動落淚,負責打最後數劍的她,對比賽印象依然深刻:「真光在後期拉開了女拔10分左右,但在尾二的那一場,隊友上陣被追了5:10,距離變成了5分,我當時只想千萬不要被追平,因為對方劍手較強、或與我水平相差不遠,形勢變得緊張。不過隊友沉住氣,以40:35的比分交給我打最後一局。」

梁洛文(本網記者攝)

梁洛文一上場,就被對手連追3分:「我當時想不要太急,要控制好自己,分數穩住上,但來到43分時又再緊張。」來到最後兩劍,直至勝出,她記得的是教練的提示:「她跟我說要怎樣做,最後一劍我以防守還擊便完成了比賽。所有壓力到最後就如將大石放在地上,舒服很多。」力剋女拔,她認為當中關鍵就是教練。

本網記者攝

梁洛文(本網記者攝)

教練方怡德(本網記者攝)

「與她們練習的時間不長,最長的都僅是兩年半。」能在短時間內成長,教練的訓練方案非常重要,而真光女佩的教練,就是前港隊劍手方怡德。「我曾是香港隊運動員,最好的成績是亞運會銅牌。」劍擊,她理解;女生練劍,她亦理解。教練工作,事半功倍。

教練方怡德(本網記者攝)

「主要是訓練她們的體能,而各人有各人的特點,你要找到她們的特點,配合不同的教法。我除了將港隊的那一套帶給她們,也因我曾全職(訓練)過,看過其他項目訓練的厲害之處,也會融合在我的訓練當中。」她指如田徑的跑圈能帶給學生鬥志,同時亦會要求學生多看不同比賽,從而學懂不同的事。

本網記者攝

訓練方面,離不開是質高量多,但方怡德指最重要的是學生必要上「個人堂」:「第一,她們一定要參與校隊,第二就是要與外面其他同學比試,但最重要的是個人堂,因為劍擊與其他東西不同,真的要有人教導才能學懂技術、技巧及策略。」不過訓練強度高又要學生聽話,她指秘訣是「嚴與關心」,愛與教鞭並駕齊驅。

本網記者攝

(本網記者攝)

同樣出戰團體賽的兩名劍手黃沅蕎及歐陽耀敏,就最清楚這一點:「我覺得教練很嚴格;我覺得教練很像朋友。」歐陽耀敏描述「嚴」的一面,單從換劍服亦能看得出端倪:「不論練習與否,對我們的要求亦高。在練習換上劍擊服時,她會督促我們快一點。」她笑說。「從一開始我已說不能浪費時間,例如穿衣執拾,你知道女仔這些事都很慢,一定不能浪費時間,休息都很重要,例如練習與練習之間,不能休息超過3分鐘。」方怡德這樣說。

歐陽耀敏(本網記者攝)

至於朋友,黃沅蕎指教練很有心機,但最有趣的是方怡德常與她們「煲電話粥」:「有時打給我們,跟我們說比賽時應要怎樣,練習時有甚麼需要改善。如果比賽完畢後看到我們心情不太好,會打電話問候我們『怎麼樣』、『好一點沒有』。」方怡德亦笑指,有時候會打去她們的家,短則談20分鐘,長則談一小時,了解她們的情況。

教練方怡德(本網記者攝)

劍擊團體賽,除了三名上陣劍手,背後亦有一名後備劍手等待「出鞘」,而她就是年紀最輕的何慧芯。看著師姐們上陣,即使在場邊亦倍感激動:「好怕師姐因緊張而取不到分,並被對手反追,但一看到她們贏了,頓感開心及感激。」即使今年未有機會上陣,何慧芯未來還有機會擔大旗,她表明之後一定會努力練習,配得上出場的標準。「我會想接著師姐拿冠軍。」愛心與嚴謹並存,真光劍隊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茁壯成長。

何慧芯(本網記者攝)

本網記者攝

本網記者攝

本網記者攝

Facebook Convers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