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校】聘專項教練兼同學自薦上陣 張祝珊精英盡出盼留在D2

蘇顯博 @ UPower

周四(3月8日)就是港九學界D2田徑決賽日,靠著連番賽前部署,張祝珊英文中學究竟能否護級?

去年港九學界D3A3田徑賽,張祝珊英文中學男子組憑總成績188.5分成功升上D2,這亦是他們首度接觸D2這個嶄新舞台。一年過去,比起面對實力更高的學校會害怕,他們反而更擔心未能表現最好一面。在更多不同的準備、培養方法、訓練的情況下,目標只有兩個--每人都達到學界標準,若已達標就望自己的目標做得更好,向著標竿直跑。

本網記者攝

「今年很多同學來自足球隊、籃球隊,他們基本體能及跑步訓練都在隊裡完成,我就是要提他們做多一點。」田徑隊教練容美羨說著今年與去年田徑隊的不同,先說的就是整個隊伍結構。「今年早了起步找同學,多了一點中一生。」

容美羨(本網記者攝)

當中最能體現到田徑隊的「五湖四海」,便是他們擲項的同學,有人來自足球隊,亦有人來自籃球隊,其中一位就是曾康庭。與D3不同,因D2才有標槍項目,故他亦是新手:「被人叫了過來玩標槍,練了兩至三個星期。」籃球與標槍,勉強地說都叫有些關連-講求臂力:「本身有參加其他運動的人都來幫手,他們都夠大力,最重要是拿到標準分。」曾康庭說。

曾康庭(本網記者攝)

曾康庭(本網記者攝)

問到他的成績,他坦白地說不知道,因為田徑隊在校內能練擲項的,就只有室內操場內隔開不同場地的一塊網,以及地上的數塊軟墊。他不斷將標槍擲上網,憑網的韌力拉住高速向前飛的標槍,任由它跌在地或插在網上。不停重覆這個動作,事實上相當沉悶,而且練習的方式亦難以得知標槍飛越的距離,不過身為籃球隊一員的他卻一直練。問到為何會來幫手,他想了一想,就似不明白問題,相信是因為他心裡不曾出現「不幫手」的選擇:「純粹是想幫學校,想幫田徑隊。」

曾康庭(本網記者攝)

曾康庭(圖中)(本網記者攝)

再來便要談到跳項,容美羨則說到今季的第二個改變:「我們在專項,跳高、跳遠及跨欄花多了一些功夫,提早了叫他們回來練習,亦請多了教練。有位舊生是跨欄高手,他非常有心,逢星期六會回來主持練習。」

容美羨(本網記者攝)

乙組的劉澄皿被指是他們的跳高搶分希望,他直指1有新教練指導,令他跳得更高:「我中一及中二時只有自己在跳時,都不知道有何改善方法,只能透過拍片才能看到有哪些做錯,而且即使知道,自己實力都未能改正自己。」他續指:「有了教練後,他一看便知道我有哪些做得不好,叫我改善,做好一點。」

劉澄皿(本網記者攝)

劉澄皿(本網記者攝)

「我對跳項都幾有信心,因為我們以標準分為目標,大家都很勤力練習,每星期都有兩次練習,目標可能是入決賽取頭八或頭三。」被指是突出一員的他,原來內心都是很緊張,因為學界賽事都是年度計,跳高是一次過的,沒有預賽或準決賽,然而D2與D3的差別,他卻未有放在心上:「對手其實不會影響發揮,而緊張的是自己成績,因為我有設下跳過1米75的目標,給自己一點壓力。」

劉澄皿(本網記者攝)

劉澄皿(本網記者攝)

劉澄皿(本網記者攝)

來到最後的跑項,恰巧也是容美羨談到的第三項改變:「時間上,去年的D3賽事會撞到中六的模擬試,中六生完全參與不了。今年D2的時間,同學則剛好考完模擬試,而且未考文憑試(DSE),故有個別專項的同學,如他有興趣玩最後一年,我們會邀請他出席最後一次學界賽。」正因如此,張國輝獲得了天賜的機會,取得了他最後一屆學界入場券。

容美羨(本網記者攝)

張國輝(本網記者攝)

學業與運動,對中六生來說,這種矛盾更為明顯,張國輝亦很坦白,其實練習的機會不多,即使升上D2亦不會想要取得甚麼佳績,但仍然期待走上新舞台:「始終D2的舞台不是人人有機會去跑,今年犧牲一點溫書時間都是值得。有點緊張,但不會期待些甚麼,今年自己沒有時間練習,但希望把握自己少少的練習時間,做到最好。」

張國輝(本網記者攝)

張國輝(本網記者攝)

中五升上中六,田徑隊中心人物變為較少責任的運動員,他指自己去年是負責帶人去練習,現在是看師弟們代替自己崗位,感受不同,但心情依舊:「會一直支持他們。」這個身份,他亦看到整個田徑隊的轉變:「今年比去年更加齊心,練習數量增加了,不論是上學前或放學後,出席率比上年提高了。」

張國輝(本網記者攝)

張國輝(圖左)(本網記者攝)

「不是自己特別強,但希望自己學到的知識傳授給師弟們,希望他們能護級。」這是張國輝的願望。「我們不要計算拿到幾多分,大家目標簡單清晰,盡能力做最好表現就可以了。」容美羨在最後集會總結說。學界D2田徑賽最後一天,張祝珊眾人將會緊記當初的目標,盡全力做到最好。

Facebook Convers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