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校】不要想著贏 要想不能輸 D1田徑升班馬廠商會拚搏到尾

D2升D1的學校,首年必然是場惡鬥,廠商會擁有的,就是拚勁。

港島及九龍地域中學學界D1田徑錦標賽,每年男、女子組都各有兩隊升班馬,今年D1男子組就有去年D2冠軍廠商會中學加盟。不過D1與D2之間的長河,並不是容易跨越,而此事造就了一個難聽的詞語 - 「學界升降機」,形容隊伍容易在D1及D2之間上上落落。「有人覺得D1舞台對我們很殘酷,但我很感恩有D1舞台,反而讓我看見他們因此變得更團結,田徑隊更加完整。」這個舞台存在,未有將廠商會田徑隊教練周永恆擊沉。

本網記者攝

周永恆(本網記者攝)

相隔十載,廠商會再闖D1,回顧10年前的他們,當時以36分排全場第15,僅升班一年便降班。不過今年的他們不願重蹈覆轍,周永恆教練做了很多以往未曾做過的部署,尤其是十載前全場僅得3分的丙組:「我們在組織上作調整,因為以往我們的丙組較弱,所以在今年中一測試日,在選人時比以往更積極,盡量填滿丙組位置,加強實力。」他又表示,丙組跳遠及長途賽表現不俗。

本網記者攝

去年D2他們憑「佈陣」奪冠,不過學生總會畢業或超齡的一天,一些主力相繼畢業,然而周永恆非常相信新血,D1的壓力亦成動力:「甲組面臨正選上的短缺,但幸好的是乙組升甲組,對他們的訓練重新加強,跟他們說頂替了師兄的位置,令到甲組的陣勢繼續完整。」

本網記者攝

來到廠商會的第二年,周永恆已帶著隊伍重返D1,「新手教練」如他坦言有相當的壓力:「去到這個大舞台,在各方面或練習上、他們的士氣或心理都要照顧,各樣加在一起,自己都有點壓力,但去到這個舞台,都是一段好玩的經驗。」頂著不少「白色煩惱絲」,他笑言自己變老的速度很快,又因為掛念比賽發噩夢:「有時會發夢看到自己學校去比賽,已經宣布名次。」一個發夢的故事講出自己的擔憂,但話鋒一轉,他仍然是一位嚴肅且認真的教練。

本網記者攝

新手的不只是教練,更有「新手隊長」徐玉章:「我的心情就是緊張,有時會想東想西,想一想便睡不著,有時害怕入不到8強(400米欄),特別緊張。」小學尚在內地讀書的他,今年已是廠商會的中三生,但亦因年齡問題,今年已是「大A」,也是最後一年的學界。

徐玉章(本網記者攝)

隊長責任愈大,場上壓力愈大:「上年的我很自由,沒有想做隊長這方面,所以今年的我想東西想得很多,會緊張到睡不著。做隊長時平時想,這一分取不到的話,特別是自己的分數,會對不起學校的隊員,以及田徑隊全部隊員,自己的身份很重要。」不過即使緊張,他未忘做好自己,就是要與隊友一同成長:「上年有些人會不來訓練,但今年就很齊心,說訓練就訓練,且早上晨操,全部人都很齊整,一起訓練、一同上學。」

本網記者攝

本網記者攝

本網記者攝

當然,最後一年學界的怎少得其他中六生,副隊長岑瑋鵬就是其中一員。十年前的D1舞台,當然與他無緣,而今年重返頂級戰場,他坦言感陌生,且水準有差距,但絕不灰心:「雖然從前在D2比賽,但或多或少有見識過D1水準,知道自己所學與外面有一定距離。不過我未曾灰心,反而因第一次接觸,我們同樣感到陌生,沒有說比較擔心會被人『撳』住來打,甚至有些隊員有可能在D1取得成績,所以他們不會灰心,反而激起鬥志。」

本網記者攝

中六那年,亦是學界的最終年,能上D1,副隊長岑瑋鵬已然無悔:「最後一年的運動生涯都有機會上D1舞台,故沒有對自己設下太高的目標,只是希望將這麼久以來,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所有學過、練過的東西,在中學學界最後一個舞台盡情發揮出來。」

本網記者攝

副隊長與中六生,兩個身份都屬「大師兄」,也都象徵著一個意義 - 帶領後輩。主項為標槍的他,看著一個個以擲項為主項、且有潛力的師弟,就是希望他們能秉持廠商會「打不死」精神,盡努力提升自己能力,拚死「掙扎」保住D1這一席:「他們都很有潛質,甚至乎即使我走了,尤其是丙組都有足夠能力,在D1舞台取得標準甚至更佳的成績,所以我很希望他們能盡最大的努力留在這裡,下年繼續發光發亮。」

本網記者攝

所有隊員在訓練前都穿上一件深藍色衛衣,背後寫著「不要想著贏,要想不能輸」。這件衣服是由教練周永恆設計,是希望所有學生記起,輸贏不是目標,重點是成長 ,要盡力做好自己:「其實這個設計本身不是這樣,是『廠破界限』,但後來想一想,今年的確是很好的經歷,升了上D1,新的這兩句說話真的很設合處境。老實說,贏就贏不了,護到級已經超額完成,故第一句說的是『不要想著贏』,而是要想『不能輸』。」距離學界尚有一個月時間,他們會繼續跑山、晨操、加操,迎接這個嶄新戰場。【蘇顯博】

本網記者攝

本網記者攝

本網記者攝

本網記者攝

本網記者攝

本網記者攝

本網記者攝

本網記者攝

Facebook Convers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