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海行動】案情披露郭建邦曾要求隊友停止入球

香港時間周五(1月12日),香港飛馬五名前球員涉行賄、收賄及操控賽果一案繼續審理。控方指出郭建邦曾要求隊友停止入球,那場對元朗的預備組賽事最後以10:1完場。

香港飛馬五名前球員捲入打假波事件,涉嫌行賄及收賄,並串謀詐騙以操控或企圖操控由足總舉辦的預備組聯賽中三場比賽,他們分別被控共七項串謀詐騙、向代理人提供利益及收受利益等罪。前香港足球先生李威廉已承認代理人接受利益及串謀詐騙兩罪,其餘四名被告包括香港飛馬前隊長郭建邦、前球員鄭禮騫、以及同為24歲的陳柏衡及李家豪否認控罪。

案件於周五審理,控方開案陳詞指,於2016年2月24日香港飛馬對元朗的預備組賽事中,郭建邦、鄭禮騫及香港飛馬的前鋒黃威及後衛胡晉銘均有份比賽。賽前熱身時,郭要求黃不要入球,並阻止元朗得分。開賽約20分鐘,比數為0:0,此時郭要求黃嘗試入球,黃其後確實入了一球,上半場賽果為香港飛馬領先4:0。中場休息時,郭叫黃下半場如常作賽,黃於下半場攻入兩球。80分鐘,香港飛馬領先10:1,郭要求黃停止入球。臨完場,又有人要求胡保持控球但不要入球。此刻香港飛馬獲判12碼,郭建邦主射但射失,賽果至完場維持不變。

郭建邦(右) 資料圖片

郭建邦

2016年2月29日香港飛馬對南華的港超聯賽事,鄭禮騫在更衣室要求黃威給他一張賽事的球員免費門票,黃順應其要求。鄭用黃的門票包著10張1000元鈔票,並把門票連同鈔票交給黃。黃查問該筆款項的由來,鄭表示是因為上一場比賽的緣故。至3月2日廉署收到舉報,黃將1萬元現金交給廉署。

於2016年3月23日,鄭、陳、李家豪與黃參與由香港飛馬對標準流浪的預備組聯賽賽事。開賽前,陳及鄭分別問黃知道與否,令黃不解。開賽約5分鐘前,教練李威廉低聲告訴黃威在賽事開首15分鐘不要有任何入球,而賽事約15分鐘時,他會戴起外套帽子,那時黃便應嘗試入球。黃未有跟從指示如常作賽,完半場時標準流浪以3:0領先香港飛馬。李威廉於中場休息時對黃表示必須多取3球,黃沒有回應,繼續如常作賽,並在下半場取得一個入球。兩隊球隊在下半場共有5個入球,最終香港飛馬以2:6落敗。

賽事結束後,黃聽到李威廉向李家豪表示事情已辦妥。至翌日中午球員出席活動時,有球員聽到李家豪向另一球員指他是被迫出手,把球「跣」後亦非常困難。同日下午,鄭與當時標準流浪的後衛劉松偉見面,劉把一個黑色膠袋交給鄭。劉於16年5月19日離開香港,自此再無回港。

針對第5項控罪,在16年3月27日,黃威在完成操練後,陳上前表示有東西給黃,稱那是「一蚊」,並將載有1萬元現金的黑色膠袋放入黃的背包內。黃認為是因為他於16年3月23日的賽事中跟從李威廉的指示,所以獲得1萬元。黃其後將1萬元交給廉署。

黃威(左)現時效力和富大埔 本網記者攝

4月13日由香港飛馬對標準流浪的賽事,比賽開始前約10分鐘,陳問黃,李威廉是否有告知他「那事」。在查問下,陳向黃表示賽事開始時,黃應進行防守;當李威廉戴上外套帽子作為信號時,黃應嘗試輸掉比賽,而報酬是「個半」。黃沒有作出回應,而賽前曾見到李威廉與劉互相交談。

開賽約廿分鐘後,黃看到李威廉戴上外套帽子,黃未有理會該訊號,繼續如常作賽。另一被告鄭禮騫上前要求黃嘗試入球,不要壓迫對方球員,黃亦沒有理會。半場賽果為0:0,下半場香港飛馬攻入一球。完場前十多分鐘,陳向隊友胡晉銘表示他們必須輸掉比賽,否則很多人會遭殃,胡也未有理會。最終香港飛馬以1:0勝出比賽。

賽事結束後,鄭收到當時標準流浪的後衛劉松偉的電話,指必須有人為事件負責。於4月18日,陳透露李威廉要求黃就先前的比賽支付1萬元,黃拒絕;其後李威廉再要求黃向他支付1萬元,因他已替黃付錢,且其他球員亦已付錢,黃表示支薪後便會付錢。

鄭禮騫(左)及陳柏衡

16年4月22日,陳向黃表示,他及鄭已向李威廉付錢。而由於李威廉未能操控4月13日球賽的賽果,他感到害怕,李威廉曾透過劉下賭注。陳又透露,他們偶爾需按外圍莊家的指示操縱某些賽事的賽果,若能達到要求可獲金錢報酬,否則便需按議定金額賠錢。之後黃分兩次各向李威廉支付了5000元款項;李威廉亦曾向黃表示日後不會參與操控賽事。最終5名被告於2016年10月4日被捕。

案件下周一(1月15日)續審,屆時開始傳召證人。

Facebook Convers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