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不想脫下「格子軍」球衣的拿傑迪錫 憶記老父淚眼汪汪的一刻

馬菲爾 @ UPower

拿傑迪錫曾經係瑞士青年軍球員,但擁有克羅地亞血統既佢,最終選擇返爸爸喺佢細細個送過俾佢既「格子軍」波衫

拿傑迪錫,克羅地亞國家隊在今屆世界盃決賽周踢入半準決賽的重要成員,與莫迪歷皆為「格子軍」中場大將,家人在前南斯拉夫內戰期間為避戰火逃到瑞士,在當地成長的他曾是瑞士青年軍,但最終選擇了大國腳代表克羅地亞,原來背後有著一段關乎兒時往事的故事。拿傑迪錫應網上平台The Players' Tribune邀請撰文述說其故事,以下內容為其第一身角度所寫。

「當父親將它們由盒裡拿出來後,我與哥哥都知道。我們永遠都不會把它脫下來。」

拿傑迪錫Instagram圖片

「當這個包裹送到我們位於瑞士的家時,我們還未知道內裡放著甚麼。盒面寫著的是一個來自克羅地亞的地址,那個國家我們稱之為家鄉,但那裡也是一個當時我與哥哥從未去過的地方。在家裡,我們會以克羅地亞語溝通,而在我們居住的瑞士小鎮也有很多克羅地亞人,但這國家對我而言仍很遙遠,當1991年戰爭(前南斯拉夫內戰)爆發時,我的雙親就離開了當地,再沒有回過去。我和哥哥迪贊都在瑞士出生,我倆對克羅地亞的認識是來自電視,與及父母向我們展示、由親人寄來的照片。」

「當然還有透過電話與親人的通話。」

Getty圖片

「對於小孩子來說,要了解巴爾幹半島發生甚麼事委實太難,雙親從沒有真正跟我說過戰爭的事,這點不難理解,因為他們實在不願多談。我還記得當他們跟在克羅地亞的人通電話時,有時會哭起來,我不知如何形容,或許是一場惡夢?幸運是我們距離這惡夢很遠,未有見證發生過的事,但在雙親的記憶中這場戰爭並不遙遠,他們不少朋友和家人都留在當地,他們失去了很多關愛著的人。」

「後來,我記得自己還只有4、5歲的時候,我在電視看到新聞,那時內戰的相片、影片,當晚我躺在床上不斷想:這是不可能的,這些事怎會發生?」

拿傑迪錫Instagram圖片

「克羅地亞正式宣布獨立之前,國家隊已經踢過一場比賽,這說明了足球對這個國家和我們有多重要,所以當父親拿起了刀然後把包裹割開,從中取出兩件克羅地亞球衣送給我和哥哥,我們感到滿有力量,就好像我們成為了克羅地亞足壇的一份子。
當晚,我們穿著國家隊的球衣睡覺,第二天穿著它上學,往後一天也是如此,我們不想把這球衣脫下來。嘩,我們擁有克羅地亞球衣了,那件紅白格子的球衣,不過背後沒有印上名字,我們想擁有10件這樣的球衣,不想穿其他衣服了,因為這球衣對我們有特別意義。」

拿傑迪錫Instagram圖片

「到我開始踢足球後,我並不是首先穿克羅地亞球衣的,而是穿我另一個家——瑞士的球衣,老實說......我會跟人說:我是瑞士人,人家時常都是一臉疑惑:瑞士人?拿卡迪錫?但我確在瑞士出生、長大、上學,我的朋友都在瑞士啊。所以,我很自豪曾經有5年時間穿上瑞士的球衣,代表青少年國家隊比賽。但是,我的心仍大部分是屬於克羅地亞的,一直如此。」

拿傑迪錫與父親 拿傑迪錫Instagram圖片

「戰爭結束後數年,我與父母、哥哥終於可以到克羅地亞走走了,即使是那個時候,當地任何人仍然不想提起發生過的戰爭,感覺是我們應該忘記這事然後向前望。第一次到克羅地亞,我想起了默林,也就是我家所在的瑞士小鎮,很多克羅地亞人都是移居到該鎮,所以我家周邊有很多克國菜餐廳和克國家庭。1998年,克羅地亞第一次出戰世界盃決賽周,鎮上很多房屋的窗外、店舖的門口都掛上克羅地亞旗,鎮民都為足球瘋狂。」

「該屆世界盃決賽周期間,我和哥哥跟父親一起在家看比賽直播,當然我們是穿著克羅地亞的球衣,比賽的90分鐘,我們不准交談,因為注意力都在電視機的畫面。『比賽後我們才說吧。』那時候爸爸總會這樣講:現在,看比賽。不論你問那個克羅地亞人,他們都一定記得對德國的半準決賽,他們怎會忘得了?我們的國家隊不過是在1992年正式獲承認,六年後他們已在世界盃半準決賽對德國﹗我爸簡直瘋了,我沒見過一個人比他更為足球而瘋狂。」

「克羅地亞擊敗德國之後?對了,他開心到飛起,無數次我們都感到那時刻如活在夢中,在移居瑞士前,爸爸在波斯尼亞踢過水平不錯的比賽,到他不再踢球時,他總會想方法來看我的比賽。」

AP圖片

「足球與克羅地亞,對他來說就是一切。當來到我要選擇代表瑞士還是克羅地亞時,我還依稀聽到他在我房外踱步,那時我正打電話給瑞士的教練呢,當年我的心態是除了瑞士,不會代表其他國家踢波,我從沒想過代表克羅地亞的可能生,覺得瑞士才是我的球隊。到10年前,比歷擔任克羅地亞國家隊主帥,他到了瑞士看我比賽,之後我們傾談過。」

拿傑迪錫(左)與比歷 Getty圖片

「比歷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但當時他沒向我施壓,只告訴我關於國家隊的未來計劃,並且表達想我參與其中,他說:跟我去吧,為我們的國家比賽,我們會做到最好。比歷是我足球生涯中遇過、最重要的人,他是那樣的與眾不同,他總是令你很想為他賣命,不論是今天還是明天甚至更遠的將來,而你也會為他交出最好表現。」

Getty圖片

「即便如此,當時我仍沒有立刻下決定,我花時間去思考,球季後我將轉會到德國史浩克04,我想在出發前做出選擇,我坐在房間不知所措,最終決定想想甚麼東西在我心中最重要。之後我拿起電話並且撥通,首先是致電瑞士隊教練,先跟他解釋為甚麼我選擇了克羅地亞,說明這不是要跟瑞士作對,然後我打給比歷。」

AP圖片

「我會跟你走,成為球隊計劃的一員。這不是漫長的通話,但我聽到父親在走廊的腳步聲,當我打開房門,他放下步伐、望著我,我還未告訴他自己的選擇,他已說不論我作出任何決定,都會支持我。所以,我決定先跟他開個玩笑。」

「我會繼續為瑞士效力。父親說:啊,OK,好。」

「不是啦,我要代表克羅地亞了。」

「接下來,爸爸的雙眼已注滿淚水,他哭了。當我為克羅地亞踏上球場時,我總會想起當時的場面,我知他為我的選擇而高興,我相信很多克羅地亞人也是如此。」

拿傑迪錫Instagram圖片

「有趣的是,今天的我長大了,但我仍然跟當年收到那盒球衣時一樣,不想將這件紅白相間的球衣脫下來。我的妻子是西班牙人,我兩個女兒在巴塞隆拿長大,她們是我的忠實球迷。」

Facebook Convers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