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5年轉變身份重回賽場 港隊教練杜鵬宇:要點燃隊員心中那團火

GGWP @ UPower

做球員時搏命,做教練都要搏命~

在常州中國公開賽上,除了幾位備受關注的中國隊新教練,同時走馬上任的杜鵬宇也成為關注的焦點。退出中國羽毛球隊五年後重回賽場一線,成為中國香港隊的男單教練,杜鵬宇自己也沒想到教練生涯是從這裡出發的。他說,當運動員時就很拼命,現在作為教練,會依舊秉持這種精神。

網上圖片

杜鵬宇最後一次參加國際比賽是2014年的湯姆斯盃,當時,中國隊在半決賽中0比3不敵日本隊,無緣衛冕。杜鵬宇作為​​第二單打上場,對陣的是當時的新秀、現在的「男單一哥」桃田賢斗。儘管拼盡全力,他還是沒能突破年少氣盛、能力突出的桃田。在那之後,杜鵬宇告別了奮鬥多年的中國隊。

當初,杜鵬宇沒有走從一線運動員到一線教練這條路,退出國家隊後,他做過羽毛球產品,投入過資金和精力到公司經營,擔任過青少年俱樂部的教練,恢復訓練備戰全運會,還升級成為父親。這些身份間的跨度很大,卻都是跟羽毛球有關的。

很多人以「二次創業」來標籤杜鵬宇在近幾年的發展,然而在他看來,不做運動員就等於二次創業。他說:「不管是當教練還時從事其他與羽毛球相關的工作,我們都還是在這個圈裡的,只是角色和職能不一樣。在我看來,從運動員轉變成任何其他職業,都是一種重新出發,都是二次創業。只不過我的這種再出發會更獨立,不確定性更大。」

網上圖片

當初跨出這一步,對於杜鵬宇來說是不容易的。如果選擇成為一名教練,他會有穩定的收入,也會有相對應的任務和壓力;但走出了這個範圍,他就必須事事操心,面對經濟上的困難。回想起剛離開國家隊的那段日子,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每個月都要自己去社會保障局給自己繳納社保費。每天睡醒,他都會考慮今天要做些什麼,怎麼去掙錢養家。後來成立公司和俱樂部,資金分配和投入又得自己衡量,這對於從運動員轉型過來的人而言,困難很大。

當運動員時,杜鵬宇的風格就是拼命、勇敢。他說,自己認定了一件事,就不會瞻前顧後,只會一股勁地堅持下去。也正是這些年的經歷,讓原本就很能「豁出去」的杜鵬宇選擇了執教中國香港隊。

網上圖片

瑞士世錦賽前,中國香港隊的教練通過朋友聯繫到杜鵬宇,向他拋出橄欖枝。問他要不要接受這個邀請?杜鵬宇的家在河北,一直以來他的主要活動範圍都是北方地區,要到南方工作,家庭方面必然要有所犧牲。他這幾年主要做的是青少年基層培訓,成績要求和壓力都不大,但接受香港隊教練崗位則意味著他要負責世界排名前30的優秀球員,直面所有世界一流對手。

不過,這一系列的困難沒有影響杜鵬宇,他在權衡後選擇了接受這個機會。9月,中國公開賽在常州如期開戰。比賽第一天杜鵬宇就坐在香港隊的教練席上,時隔五年後重新回到世界級賽場,杜鵬宇在中國公開賽上作為教練首次亮相。

網上圖片

第一次坐到頂級比賽的臨場教練席上,杜鵬宇有點小緊張。香港隊伍家朗在准決賽時對陣諶龍,杜鵬宇和昔日的同屋隊友成了間接對手。韓國公開賽首輪,伍家朗對陣日本的西本拳太,伍家朗在決勝局開局以0比10落後,坐在後面的杜鵬宇焦急得幾乎快跳起來。

現在,杜鵬宇和隊員處在相互適應的階段,還在積極學習粵語。經過幾站比賽的磨合,杜鵬宇明白「再急也不可能自己上」。他認為,當這群世界準一流水平隊員的教練,更多的是要把他們心中的火點燃。所以,他說自己現在很囉嗦,只要有機會就跟隊員交流,希望自己的話可以讓隊員有一點共鳴。

網上圖片

曾經的「拼命三郎」,希望把自己經歷過的這麼多東西轉化為在教練崗位上的責任和擔當,用自己的熱愛去感染隊員,讓隊員更積極地面對順境和逆境。杜鵬宇說:「我希望把自己累到極致,付出到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再付出,給隊伍以有效的幫助。所以,我給自己的壓力還挺大的。」

Facebook Conversations